檢索
 

另一個世界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4月17日上午,我們冒著濛濛細雨,從西安舟車勞頓近四個小時,來到西鄉縣縣城。簡單用餐后,又乘車四十多分鐘,來到石泉水庫西鄉的一個碼頭,換乘早已等候的5艘漁政快艇,直接奔赴我們的目的地。當地領導告訴我們,不乘快艇,開車,還要三個多小時。

  據介紹,漢江注入石泉水庫,再匯入丹江口水庫。自踏上陜南家鄉,我就格外興奮,挺立船頭,看碧波蕩漾,兩岸翠綠。半個多小時候,我們下了快艇,來到子午鎮七星壩村一戶人家門前的空地,聽取縣上對該村的庫區移民避險解困簡介。

  油菜花徹底凋謝了。飽滿的油菜莢或許能給他們的主人家帶來一個好收成。空地四周擺滿了展板。房子很簡陋,四周墻皮斑駁,脫落的厲害。屋檐下掛了一溜應該是去年秋收的玉米。屋子門口站著幾個四五十歲年紀的女人,探頭探腦地打量著突然涌上門來的我們這一大堆陌生人。

  離開這里,我們繼續到這個村子的另外幾戶人家去了解情況。轉過這家,一畦畦小苗秧像標槍一樣挺立,但也是剛剛栽植下,僅僅有三四公分高。一路上,到處是土坯房,青磚紅瓦房甚至樓房,在這個村子如鶴立雞群,格外顯眼。

  村子的主干道是條土路。我們越過鐵路,彎來拐去的爬上一個土坡,來到了王克明家。55歲的王克明家的土坯房已經成了危房。老王告訴我們,他現在和老伴在村子里租房子住。每月200元房租。他已經給村上交了1萬元訂金,就等著安頓移民的房子蓋好后搬進去。

  50歲的姚富軍家位置更高。三件土坯房背后是山,房前遠處也是山。家里吃水,就要到離家一里多的河里挑水吃。去的時候是下坡,回來的時候要爬坡。在河邊裝滿一挑水,晃悠回來,能剩一桶多一些。他還告訴我們,家里兩個兒子,早分家單過。他跟著大兒子生活。妻子在二兒子家生活,現在跟著二兒子兩口子外出打工。即便是妻子沒有外出打工,他和兒子也難得見上一面。見同行的一位北京來的領導很是不解,我悄悄告訴他,肯定是兩弟兄關系很僵,造成了兩老夫妻被迫分居。

  雖然西安霧霾連連,雖然西安時常交通堵塞,雖然還有這樣那樣的問題,讓我時常無奈,時常打動肝火。但是,在七星壩村走了這么一遭,我們恍如來到另外一個世界。雖然老鄉們的生活依然十分困苦,但他們在艱苦的環境下,依然堅強的生活著。

  因為知道這社會還遠談不上有多好,所以才有脾氣。

  也因為知道這社會還遠談不上有多好,所以就沒有脾氣。

  活著,就好。

  活著,也才有希望。

湯少林 文/圖
 
  主辦:陜西省水利廳 承辦:中國水利網站 設計制作:北京激浪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 
福建快3基本走势图彩经网